投遞郵箱

Deliver Mail

姓名:

電話:

內容:

    迪馬股份-重慶迪馬實業股份有限公司

羅韶穎與觀點面對面:改變的過程

發布:重慶迪馬實業股份有限公司  |  發布時間:2020-08-10 17:31:10  |  點擊率:

既是勇往直前、與風共舞的人,也是在這過程中不斷練就強大的心態。

觀點地產網 剛從重慶趕回上海,羅韶穎還是和以前一樣忙,但似乎忙得更有方向了。

記不清是第幾次專訪,見面后她放下雙肩包,主動上前擁抱,仍是老朋友的親切。

這是疫情之后與羅韶穎第一次面對面談話,彌足珍貴。

日落西山下,上海的夜晚微風徐徐,一幢幢辦公樓里尚未熄滅的日光燈,整座城市宛如一個大的LED屏,里面是一群群拼命追逐生活的人。

2018年8月28日,羅韶穎接下迪馬股份董事長一職,彼時迪馬股份正處于成長的陣痛期,地產板塊一枝獨秀,而傳統的工業板塊業績表現低迷,第三曲線的開辟更在摸索徘徊。

那時迪馬工業正面臨變革,而地產行業也走到了分化和淘汰的階段,讓公眾期待的是,迪馬之后會走向何方?此時需要更有戰略思維、更有創新想法且強執行力的領導人出現,羅韶穎恰好代表了這種可能。

彼時,羅韶穎一步步謀劃著迪馬的未來。接過權杖后,她便一直以“雙重身份”出現在公眾場合,既是上市公司迪馬股份的董事長兼總裁,也是東原地產集團的董事長。

這兩年,迪馬股份交出一份份不錯的答卷,在這場變化或改革的過程中愈發顯得與眾不同。

說起過去這一年的成績,羅韶穎輕松道來。

2019年,迪馬股份營業收入196.97億元,凈利潤21.85億元,同比分別增加48.71%及107.28%;歸母凈利潤14.32億元,同比增加40.86%,凈利率提升3個百分點至11.09%。

采訪時,她開玩笑地形容自己的現狀是“一根蠟燭三頭燒”,除了是十二歲孩子的媽媽,羅韶穎作為地產界少有的女性掌門人,還負責迪馬的另外兩條增長曲線——特種車和產發板塊。

若用《周易》里的一句話形容迪馬工業、東原地產和迪馬產發的這一路發展軌跡,“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”。

勝負手

采訪地點和以往不同,視線環繞整座樓宇,這里是迪馬產發剛裝修完不久的辦公地點,環境布局簡約,燈光是溫柔的色調,符合印象中羅韶穎的風格。

確定了“三駕馬車”發展模式,迪馬股份以工業、地產和產發為三大主要板塊發散開來,同時將工業進一步改革、產業長足發展、物業上市等納入這一年的計劃中。

回看這一路走過的痕跡,曾經的質疑者也承認,是她塑造了現在的迪馬,并將繼續影響迪馬的未來。

雖然常常能從她的口中聽到困難、痛苦、勞累等描述,但在羅韶穎看來,這個時代正給予迪馬發展的機會,并感嘆“難得趕上這樣一個神奇的時代”。

她用圍棋的一個術語——勝負手,來表達此刻的心情,這一術語常被用來形容在關鍵時刻所做出的決斷。

不論是已漸進正軌的東原地產,還是改革中的迪馬工業,亦或是開辟不久的第三條曲線迪馬產發,羅韶穎都做出了自己的判斷。

即使是遇上疫情,羅韶穎仍然篤定地表示,前30的目標沒問題且很堅定,東原堅持走一二線城市布局這條路,但各家實現目標有不同的方法。

兩年前,羅韶穎曾表示,2021年要實現千億目標。2019年,東原集團銷售逾700億,在觀點指數發布的排行榜單中位居前50強。

羅韶穎稱,地產的目標沒有變,保三爭二,保住前三十的位置,同時努力爭取前二十。

“地產還是要爬到那個山頂。”她這樣說道,“到那個高度才安全。

”時常游走在兩個極端,羅韶穎坦言自己既佛系又進取,佛系是因為不太在意同行的快慢,而是充分把握自己的定位和節奏;進取則是因為迪馬的三條“生命線”每條都很重要,必須不斷切換工作內容和模式,驅動三條線健康發展。

過去這一年直至未來中短期,羅韶穎稱地產板塊的發展已經可以讓她大致安心,但是工業板塊的“二次創業”還在推進當中。

所以今年的談話中,她重點講了工業改革和迪馬產發的故事。

對于產發和工業板塊,羅韶穎覺得二者都是時不我待,再不抓住機會就會留下遺憾。

“工業是二次創業,剛剛過去的這個半年度總結會上還是蠻感觸的。這兩年半對迪馬工業和對我都是蠻有意義的。”

這個意義在于,迪馬工業在18年初開始的第一個“三年計劃”里,通過不斷調整,逐步啟動營銷、技術乃至大生產的變革,調整人才與工作崗位的適配度,形成良性競爭,改變了過去類同于老國企的工作作風,這是羅韶穎覺得欣慰的地方。

但同時,變革有得有失。盡管營銷的變革還算順利,迪馬工業在技術部門的第一輪變革她認為其實是失敗的,本來寄望于通過技術口的變革拉動生產流程的優化,但策略被迫改變。“所以技術口的變革現在是在一個重啟的狀態,同時大生產的變革也就不等了,同步啟動,CEO老劉扎下去抓質量、工藝,效果在顯現,相信通過生產端的進步,會倒逼研發加速提升和改變。”

這幾年迪馬工業一邊上規模,一邊抓成本和銷售費用率。銷售額不斷提升、利潤也在慢慢提升,但她心里的期望值更高。今年疫情,原本起步良好的海外業務受挫,但東邊日出西邊雨,迪馬工業順勢拓展了醫療救護、公共衛生應急特種車輛開發,代表產品是負壓救護車和負壓方艙。

盡管在醫衛領域增量業務的銷售量目前無法跟成熟產品相比,但羅韶穎認為,要為即將到來的第二個“三年計劃”布局,醫衛是個大產業,值得試水。

梧桐棲鳳

羅韶穎笑稱,不管是生活還是工作,她都很喜歡“3”這個數字;三駕馬車——工業、地產和產發;三個產品力——硬件、服務、社區等等。

向來強調團隊文化和組織人才發展的她,對三個業務板塊的團隊凝聚力和向心力都極為重視,業務發展好的,必然是團隊狀態甚佳,羅韶穎常感慨“這是命好”,但其實也是“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”。

能明顯感覺到,產發板塊是今年發展的重點,于是采訪話題轉向迪馬產發。一字一句間,仍能看出羅韶穎思考時帶有的哲學特質。

闡釋迪馬產發邏輯時,羅韶穎形象地比喻為,“栽下梧桐樹,引得鳳凰來”,這就好比產發通過專業化的服務能力提供一個平臺,去吸引更多產業資源,聚集更專業的人才。

目前,迪馬產發主要由“兩主兩輔”構成,是四個完全不同的業務線,其中“兩主”是養老大健康和安全智慧社區,這兩個被定義為戰略性業務,就是說內部有必需的基因和資源,外部則有夠高的市場天花板。

“兩輔”則是文體娛樂事業部和產業拓展事業部,這兩塊跟地產之間有協同效應,但在目前的版圖里對它們沒有戰略方面的要求,底線是自己能夠養活自己就好,對它們沒太大業績壓力。

近兩年,迪馬產發的養老項目布局在西南和華東,目前已經落子三個城市,分別是重慶、成都和上海。

“養老這塊肯定要在上海占個位,但短期內不一定會有什么大發展,我們也不著急。”羅韶穎稱。事實上,華東區域的養老市場是兵家必爭之地,她充分認識到這當中的機遇和挑戰。同時,迪馬在成都和重慶收購了兩家養老機構,目前在川渝的床位數已經排到前三。成都自持的部分是純市場化的經營模式,主要是將存量物業改造成老年公寓,針對中產階級及以上的家庭人群。

重慶則是社區養老服務中心,有市場化,也有政府扶持和補貼。羅韶穎認為,重慶的業務模式實際上是輕資產運營,現在兩地政府力推成渝經濟一體化,期待社區養老這方面的打通能夠提速。

迪馬產發在養老業務上,也處于“栽梧桐”的階段,講到這里,羅韶穎心情略顯興奮。

“在川渝做養老并非一味擴大床位數,而是有一個平臺去搭建專業化服務的能力,并吸附優質的專業資源。有了這個平臺才能夠廣聚人才,讓他們有發揮的空間,才能一起去探索新的商業模式,開發出對應的核心競爭力。”

思考片刻,羅韶穎繼續闡述:“我們也在看跟養老可以產生協同的大健康資源,目前的重點一個是康復,一個是失智的預防和治療。當然這是現在的探索方向,也許一年以后又會不一樣。”

迪馬產發的另一個主要業務——安全智慧社區,發端于東原的精細化運營和服務基因,以及迪馬工業的集成應用經驗,同時服務于B端和C端客戶,在提升社區住戶的體驗的同時,為社區管理者降本增效。

據了解,前年開始,安全智慧社區首先在東原地產分兩期落位試水,隨著產品打磨成型,今年疫情之后已經拿到外部訂單,開始了市場化轉變。羅韶穎也坦言,產發板塊里這些新業務的融資要求其實并不高,真正花錢的還是地產板塊。現在只是讓小團隊自己摸索確定商業模式,先把一些樣板項目好好做起來,將來如果有機會上規模的話,一定是要從外部實現市場化融資。

從一開始,迪馬產發便被羅韶穎清晰地定位為一個孵化器,負責提高孵化成功的概率,同時橫向與地產更好地協同。

瑞雪豐年

即使工作很忙,羅韶穎仍會親自寫信、作序,她覺得這是順便可以靜下心來思考與自省的時間。

開年疫情肆虐之際,羅韶穎給迪馬人寫了一封信,名為《江南三足雪,米道十豐年》。

信不長,但字里行間都透露出羅韶穎的堅韌態度,她提及迪馬要適配變化的世界,同時適配更市場化的時代。

所謂“瑞雪兆豐年,風雨送春歸”,也不過如此。當面臨困難時,目光似乎要放得更長遠,或許預示來年莊稼豐收。

我們試圖深入了解疫情對迪馬的影響,羅韶穎不假思索稱,疫情對行業影響蠻大,加劇了地產行業的分化,或崛起,或消失,而工業影響則表現為業務暫停、采購放緩,對銷售有直接影響,當其時,抗疫成了第一要務。

今年尤為復雜的國際形勢疊加疫情因素,讓不少企業海外投資的步伐有所疑慮。在談到海外布局時,羅韶穎感到遺憾,早年在做國際業務方面的意識太淡薄,沒有更早出海。

“今年做To C、海外業務的都很慘,我們海外業務也受疫情影響相當大,因為國外準客戶基本都停擺了。過去這兩年,迪馬的一個營銷工作重點是抓出口,出口額由于之前的基數小,所以的確增速非常快。”

另一方面,疫情讓物業服務行業“抬頭”,并成為資本市場的新寵。趁著這股東風,羅韶穎會抓住這個機會,而東原物業要改變過去內生型的發展狀態,首先規模的硬指標一定要上來。

“之前雖然佛系,一旦開始外拓,也變得非常有沖擊力。”羅韶穎強調沖擊力體現在人才適配性上,要知人善任,才能人盡其才,將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。

過去這一年,東原物業新增外拓項目43個,新增外拓簽約金額3.9億元,新增簽約面積超920萬平方米,外拓收入同比增長逾八倍,強勁的外拓收入增長也使得東原對這部分業務更加重視。

如今,東原物業在管項目近200個,累計合約管理面積3000余萬平方米,涵蓋住宅、辦公樓、公寓、工業園區、產業園、學校、醫院、政府用房、城市綜合體等。

羅韶穎還透露,考慮將社區運營品牌原聚場裝到物業里面,增強物業的競爭優勢,社區運營能力也是可持續的一個差異化競爭力。

原聚場作為獨立的業務,主要提供社區社群實體空間服務,其屬性和常規物業的業務屬性完全不一樣,因此一直是由獨立團隊在發展,但放在一起會有協同效應。

過去,羅韶穎喜歡用“鯊魚法則”激勵手下和自己,這一行為準則仍沿用至今,沒有魚鰾的鯊魚只能靠不停地運動才能保證身體不沉入水底,因此要一直往前沖。

她認為自己是既佛系又進取的一個“奇葩的存在”,對糟心事不太敏感,因此常將“俱往矣”掛在嘴邊。既是勇往直前、與風共舞的人,也在這過程中不斷練就強大的心態。

采訪持續到將近晚上十一點,羅韶穎近16年的打拼經歷,讓我們看到一個更加飽滿的女性企業家形象。從離開那一刻開始,期待下一次和她的對話

以下為觀點地產新媒體對迪馬股份董事長兼總裁、東原集團董事長羅韶穎女士的采訪實錄:

觀點地產新媒體:公司現在有三條線,怎么管理?

羅韶穎:有時候腦子也要理一下,迪馬工業的氣質和東原完全不一樣,而迪馬產發是第三條曲線,又和前面兩個不一樣。

其實絕大多數行業,管理最根本是靠團隊。在現代市場經濟里,連“現代化”這三個字都已經過時,時代變化越來越快,很難能靠個人能力抓住所有機會,躲開所有的坑。

這是一個史無前例需要靠全能型團隊作戰的時代,要整合每個成員的資源,發揮出每個人的潛能。團隊能力并不等于一群個體能力的簡單疊加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疫情對房地產的影響怎么樣?

羅韶穎:對行業的影響比較大,但不是對每一類企業的影響都一樣大。

從2017年起,地產行業已經出現分化,不同地區、不同城市也出現分化,疫情加劇了這種分化,讓某些企業崛起,積累更豐厚的資源,但同時也可能會讓另一些企業更快地選擇退出。

我們算是這個過程中間受影響處于良性的一類,正面影響要大于不良影響。一方面,通過這次疫情我們明顯感受到客戶對我們更大的認同,同時也發現客戶對好產品的鑒賞力在迅速提升,東原在好硬件之外的好服務、優質社區運營能力在疫情下更快地得到客戶的檢驗和認可。

第二就是我們多年來的戰略選擇和戰略堅持:一線和強二線城市的地產市場受疫情影響相對更小。適合的才是最好的,聚焦一線強二線的策略沒有對與不對之分,只能說這條路更適合東原的基因和資源。目前我們百分之八十幾的項目和土儲都分布在一線和強二線城市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今年新增土儲也比較多。

羅韶穎:對,要抓住這一波拿地潮。

開發商買地就和老百姓買房是一個心態,貨幣寬松情況下,要把手里的貨幣或募資能力轉換成資產。反過來,疫情對東原的正面影響相對更多,除了受益于多年堅持一線、強二線的戰略選擇外,團隊發揮了重要作用,人員汰舊留新,團隊氣質已經非常明顯。

我屬于強興趣驅動的人,也是一個有強責任感的人。好比跑步,責任感驅動你盡快跑完100米,而興趣是在上氣不接下氣情況下還能讓你再跑100米。

現在整個團隊在這方面有很強的共性氣質,都在這樣一個狀態,強責任驅動加上強興趣驅動,等于是雙發動機,自然很進取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今年東原物業要上市嗎?

羅韶穎:有可能計劃香港上市,前年就開始籌備和啟動。如果上市,它會是一個獨立公司,是單獨的板塊。

在這之前,物業一直是一個非常佛系的狀態。第一階段是不要求賺錢,把服務做好就行,連利潤都沒有要求,虧損跟地產相比可以忽略不計。

第二階段,要求是走到盈虧平衡線以上去,但是核心還是要做好服務。

再接著到前年考慮可能要上市,物業如果上市,就不能再佛系,規模必須要上來。

物業主要服務B端和C端客戶,后者就是小區業主,B端之前是指內部兄弟單位比如地產營銷等,開始外拓之后主要是單一業權的大業主們。另外,原聚場也考慮裝進物業,但因為原聚場的業務屬性和常規物業業務屬性完全不一樣,所以由獨立團隊去發展,但兩者是有協同效應的,物業的差異化競爭優勢會

因此而增強,因為原聚場的社區運營價值是可持續的增長。

物業公司可以說給了我很大驚喜,之前做服務,就默默做到客戶滿意度的全國第一。一般來講服務做得好的公司會偏工匠感,比較內斂,外拓常常比較難打開,但是物業公司在定了目標開始外拓后,同樣非常有沖擊力,其中的關鍵就在于組織和人。

不要指望有全能型干部,每個人都有長有短,沖擊力是靠團隊搭建和組織合力。世上沒有完美的干部,要知人善任,將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,才能人盡其才

觀點地產新媒體:所以要調整人?

羅韶穎:對,迪馬產發也在不斷調整,目前迪馬產發平臺上的業務線是兩主兩輔,是四個完全不同的業務線,“兩主”是養老大健康和安全智慧社區,這兩個業務我們說它是戰略性的,就是說內部有需要的基因和資源,外部有夠高的市場天花板。

“兩輔”則是文體娛樂事業部和產業拓展事業部,這兩塊跟地產之間有協同效應,但在目前的版圖里對它們沒有戰略方面的要求,底線是自己能夠養活自己,對它們沒太大業績壓力。

現在文體娛樂板塊的狀態是一個種子撒在那里,自由生長,自建IP,長得還挺好的。第一個IP是“娛缸滿滿”,重慶洪崖洞、超級文和友都有興趣跟它談合作。

和洪崖洞的合作方式是類似“二房東”的模式,但是這個二房東,既傳統又創新,它不是傳統二房東那種單純靠整租分拆的模式賺租金差價,而是要靠定位和運營造一個場出來,用這個場把物以類聚的商戶、消費者更極致地吸引到一起,從而讓整個場的營收能力上一個臺階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產發的“兩輔”發展如何?

羅韶穎:文體娛樂部的名字一目了然,就是文化、體育、娛樂。第一個IP是娛缸滿滿,第一個項目是CiCi PARK體驗樂園,和可口可樂合作,現在是重慶一個著名的網紅打卡勝地,客人來打卡了,再把流量留住,轉化為現場消費。

一開始的方案根本沒將餐飲作為主要收入來源,只是作為賣門票的一個配套,但是我們考慮到餐飲消費的高頻、剛需、網紅屬性,認為它必須是娛缸滿滿的核心競爭力之一,如果依賴合作方,出品會很難把控,但自己人開發運營的話就不一樣了,可以不斷根據需求的變化而快速調整,推出新產品。所以決定

哪怕麻煩一點也要自己打造輕餐飲能力。結果開業一個月,餐飲收入就已經超過門票。此外,團隊還陸續引進專業攝影等合作單位,共建生態,更多地留住客人消費的時間和金錢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迪馬產發板塊不歸區域,是縱向的嗎?

羅韶穎:迪馬產發更大的意義在于是一個孵化器,負責提高孵化成功的概率,并不是說要自己做這些業務。

目前這三個板塊是平行的,工業、地產、產發是三駕馬車。

工業跟別的板塊交集相對少一些,之前是參與過一段安全智慧社區的開發,現在是在流動餐飲車項目上跟商業地產和產發嘗試共創。產發和地產的交集要多很多。其實只要是跨板塊的協同,不光對專業能力有要求,更是非常考驗各方員工的心胸與合作精神,迪馬這方面還算挺幸運的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疫情對工業有哪些影響?

羅韶穎:工業肯定受影響,因為主要是做To B和To G的業務。B端的話,疫情之后,抗疫是第一任務,所以其他很多業務都暫停了,這是國內國際共同的一個狀況。

To G方面是地方政府忙于疫情暫停采購,或者壓開支砍預算,去年定的預算多的能被砍掉一半,這兩塊都對銷售有直接影響。

當然也有增量業務,就是醫療救護、公共衛生應急專用車。以前這方面做過一點,做過兩批次的常規救護車,但毛利率非常低,所以從來沒有專門去做過這個產品線。但因為抗疫,迪馬股份反應很快,對這個領域很重視,承接了一些訂單。

這是一個新的品類,占銷售量的比例不大,上半年救護車一共賣了23臺,但意義在于是承接重慶市公共衛生應急特種車輛開發的工作,跟重慶醫學院、重醫大合作。

這也是一個重慶市一個重點的科研攻關項目——負壓救護車和負壓方艙,方艙是折疊式的,能做到三級擴展,拉開以后面積能達到100多平方米,配齊基本設施設備的話,它就是能處理公共衛生應急事件的一個迷你醫院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這個業務做得好還可以對接國際市場?

羅韶穎:對。負壓方艙銷售的價格大概幾百萬,但差異會很大,關鍵要看里面的配置。

特種車根本的商業邏輯就是定制化,我們有一個品類是高度復制的,就是機場專用車。另外運鈔車也有一定的復制性。除了這兩個產品以外,別的產品線都是高度個性化定制的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疫情對海外業務影響大嗎?

羅韶穎:今年做To C、海外業務都很慘,受到的影響非常大。

我們這兩年的一個重點就是抓出口,所以近幾年出口增速非常快。去年做海外業務預算時,就是基于一個比較良性的漲幅在考慮,但疫情一下子把境外業務打回到解放前,現在還是接近停頓的狀態。

雖然受影響,但現在整個團隊的精氣神相比前兩年還是不一樣了。在連續兩年增長,同時基數也已經比較高的情況下,銷售額同比還有增加,下半年的目標也沒有調,還是按照全年預算去完成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工業板塊的改革情況如何?

羅韶穎:變革兩年了,但還在路上,整個公司需要一輪又一輪的變革才能真正完成二次創業。現在還在開始階段,還在不斷調整,第一年改革的是營銷,還算順利,但很多時候其實會覺得很難。

等第二年再啟動技術部變革時,反過來覺得營銷的變革其實算很順利了。現在的營銷團隊要比以前給力多了,氣勢在出來,內部也已經形成良性競爭。

工業這兩年就是大調整,這個過程很累,帶工業可能比要帶地產還累。地產畢竟一路從小帶到大,已經是很熟悉的領域,但工業不一樣,它的風格、工作標準都不是我一開始就能適應,我也需要適應它,而且大家都要調整,如果還要堅持過去那套,公司就不會有改變和一年年的業績增長。

以前覺得迪馬工業像一個根深蒂固的老國企,到現在大家都拿業績說話,也都是被逼出來的。這其實是最好的狀態。過程中不斷調整人才與工作崗位的適配度,離職的始終是少數,即使是往下調整的人也不是沒有前途,有些是回歸到自己更擅長的領域,跟公司是雙贏。

公司在良性發展中的時候,只要你在合適的崗位并且努力,每個人都可以是公司的增量,每個人也都可以獲得增量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今年房地產業務的目標有調整嗎?

羅韶穎:今年銷售目標沒有變。地產板塊的長期目標也沒有變,還是保三爭二,即必須進入行業前三十,運氣好的話再努力一下,爭取前二十,這也是一個幸福的生存線。

現在在40幾名徘徊,前面還有十幾個要追趕的同行。未來這段時間,行業可能還會有比較大的挑戰,也一定還會有一些選手決定不再參加這場比賽,但對于東原這樣的企業,接下來一段時間順風的概率應該要大于逆風,我們也會按既定的戰略繼續往前走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養老的情況如何?

羅韶穎:養老這塊肯定要在上海占個位,但短期內不一定會有什么大發展,我們也不著急。

在成都和重慶,我們收購了兩家養老機構,目前在川渝的床位數已經是前三了。成都自持的部分是走純市場化的經營模式,把存量物業改造成老年公寓,主要服務中產及以上的家庭人群。重慶是社區養老服務中心,有市場化,也有政府扶持和補貼。這種業務模式實際上是輕資產運營,現在成渝經濟一體化是

兩地政府力推的,他們非常期待社區養老這方面的打通能夠提速。

現在迪馬產發的養老業務,也是處于“栽梧桐”的階段。在川渝做養老并不是單純地擴大床位數,而是有一個平臺去搭建專業化服務的能力,同時吸附優質的專業資源。有了這個平臺,才能夠廣聚人才,讓他們有發揮的空間,才能一起去探索新的商業模式,開發出對應的核心競爭力。我們也在看跟養老可以產

生協同的大健康資源,目前的重點一個是康復,一個是失智的預防和治療。當然這是現在的探索方向,也許一年以后又會不一樣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產發未來對地產有協同作用,會涉足城市更新嗎?

羅韶穎:地產一直有在做城市更新,未來還會加大力度。除了之前我們做過的不少舊改城中村等項目,最近一個是無錫純工業園項目,另外在武漢有一個產、商、住、辦綜合產業地產項目,在重慶有兩個商業項目的改造。

產發板塊不做地產開發類的業務,在做好自己的孵化平臺以外,有合適的資源也會優先導入給地產。

觀點地產新媒體:這幾年下來,您的感受是怎么樣的?

羅韶穎:首先,產發要孵化新業務,是時不我待,但是業務和團隊都是新的,各種問題此起彼伏。工業是二次創業,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時不我待,就是說再不抓緊時間完成變革,可能就真的回不了頭,再要往下滑就怕收不住了,所以是有點著急的。但現在都過了最難的那一段,兩塊都在開始變順。

以前只管地產的時候,看著地產有時候也覺得著急,現在對比幾個板塊下來,覺得地產太讓我省心了,有這幫高管在,一路一起打拼下來的,有能力有默契,感覺很幸福——幸福真的是比出來的。

地產這兩年無論是財報指標還是各種排名,成績出來后看上去都還可以。我們講迪馬是“為安心幸福的未來”,地產這塊現在看來就是讓人相對還比較安心幸福的。

但地產也要繼續爬山,還要去到那個山頂;另外,物業要上市,商業也正處在一個新發展的開始。

抖阴污版成人版APP下载 抖阴污版成人破解版APP下载